甘肃对鄂“绿码”人员增加核酸检测,专家:外省无需效仿


西干沟乡多位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姚敏捷和张利新都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干部,在任期间作风踏实,同村干部和村民们打成一片。

多位专家在谈及此案时均表示,该案很具有典型性,到底是罪还是错,确实有待商榷。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多伦县西干沟乡原党委书记姚敏捷和乡长张利新在拿到二审有罪的判决后,感觉非常委屈。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中国法学会宪法学研究会和行政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熊文钊认为,该案是一个典型的案件,不应当用刑法来处理,这样对于扶贫工作的开展相当不利,最多是一个民事纠纷。

刘昌松还指出,二审判决中称“对于需要经过上级审批的事项,应当先行审批、后可实施,这是合法行政的基本要求。两上诉人先实施、后审批,自然属于未经审批而实施的情形”,不符合实际情况。

多伦县检察院在受理和审查了全部案件材料后,认为案件证据不足,两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两次退回补充调查。调查机关于2018年12月6日补查重报,同月24日县检察院起诉到该县法院。

西红柿等大棚蔬菜的种植情形也与此类似。后经县审计局审计,项目变更的经营损失达157万多元。

他们认为,自己把多伦县西干沟乡的老百姓当成自己的家人,一心想帮他们脱贫致富,出主意想点子,经常忙到深夜,“2016年引进扶贫项目出现投资亏损有诸多原因,至多承担党纪政纪责任,受到刑事处罚真的很委屈。”

由于当年食葵市场价格骤降(由前一年四五块钱1斤降到1元钱左右1斤),而合作的萨福沃种植有限公司又不愿以合同约定的3.5元/斤保底价收购。另外,不少乡村干部被抽调去从事其他活动,村集体对食葵的管理松懈,致部分村民到集体田里偷采现象频频发生,有的贫困村甚至近一半被盗采。这些因素导致食葵项目出现了严重亏损。

对此,刘昌松透露,案卷中却有控方提供的县政府2016年6月对两年度扶贫项目变更分别作出的两份正式批复,而且到目前为止该批复依然作为有效扶贫工作文件存在扶贫档案中,没有任何文件否定它们的效力。而作为定案依据的核心证据是,县政府配合县纪委办案要求出了一份函,称县政府两份批复是2017年5月倒签日期造成。